清朝末了一次早朝:大臣们干脆不跪拜,隆裕太后大哭祖先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0-07-10 00:09

  

原标题:清朝末了一次早朝:大臣们干脆不跪拜,隆裕太后大哭祖先

公元1912年2月12日,也就是宣统三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,养心殿里举走了清王朝也是中国封建王朝的末了一次朝见仪式。

这一次,袁世凯依旧称病不入朝,只是委派了社交大臣胡惟德行为本身的代外,让他领着民政大臣赵秉钧、陆军大臣王士珍、海军大臣谭学衡、司法大臣沈家本、邮传大臣梁士诒、度支大臣绍英、工商大臣熙彦、理藩大臣达寿等前去朝见。

这些大臣,也能够说是清王朝的末了一班大臣,这镇日依旧像以去相通,头戴翎顶,衣冠楚楚,冠带一新,他们一大早就来到乾清宫东南角上的廊子里候旨。

那时的空气颇为沉闷,气温又是如此之矮,各人捧着炎气腾腾的盖碗茶,一个个都不措辞,矮着头各想各的心思。

透过氤氲的茶气,依旧能够看出各人在外情上的分别:

胡惟德、赵秉钧、梁士诒三幼我稳定中略带喜色,益似急不走待;

绍英、熙彦、达寿三人面有愤色,却又无可奈何;

王士珍、谭学衡两人一副可惜若失的模样,仿佛在为得而复失的高级职位而可惜;

而司法大臣沈家本外情冷漠,益似这这一共都不关他的事,一副作壁上观的样子。

这时,一个幼太监的通报声打破了为难的沉默:“太后已到,请各位大臣上殿!”

大臣们听后纷纷首身,他们民风性的整了整冠帽朝服,随后由胡惟德领着,一首向养心殿走去。

等到了大殿后,大臣们发现宝座上空无一人,唯有内当局大臣世续和内阁协理大臣徐世昌早早的在殿中等候。

那些带刀的侍卫倒像去常相通站在那里,依旧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。

少顷之后,殿张扬来太监的通报声:“太后驾到!”

睁开全文

各大臣齐齐转身,只见隆裕太后在两个太监的引领下,牵着六岁的幼皇帝溥仪进了殿,徐徐的走向了宝座。

由于这一次是末了一次朝见,也就不按以前的规矩,隆裕太后也不消垂帘,大臣们也不消向皇帝三叩九拜,只是由胡惟德领着向隆裕太后和宣统皇帝三鞠躬,就算是给太后和皇上走大礼了。

待隆裕太后和幼皇帝在宝座上坐定后,胡惟德上前启奏:“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因病不及上朝,特委托臣等前来向皇上和皇太后请安。”

隆裕太后听后点点头,说:“袁世凯为国家鞠躬尽瘁,为皇室也出了不少力。他能为皇室争夺到如此的优遇条件,也实在不容易。今天吾就遵命南北议和的条件,颁布诏书,执走逊位,让袁世凯去做益善后事宜。”

说到“逊位”二字,隆裕太后依旧忍不住眼圈一红,几乎又要失踪下泪来。

底下的那些大臣们见了,也是心有戚戚,但又不清新说什么益,一群人只是狭隘站在那里,哭也不是,乐也不是,为难变态。

益在这时御前太监将早已准备益的逊位诏书捧至御案,隆裕太后挑首诏书看了数走,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,她也顾不得太后的相符适,终于当多饮泣首来。

隆裕太后满怀哀伤,心想祖先这二百六十多年的江山,首先在本身手里葬送,日后如何去见地下的列祖列宗。

想到这边,隆裕太后由饮泣变成嚎啕大哭,嘴里还喊着:“祖先啊祖先……”

看到这边,底下的大臣们也被感染,益几幼我最先用朝服的袖子抹泪。

行为领班大臣的胡惟德干哭了几声,见行家老这么惺惺作态下去也不是个事儿,只益伪装哽咽的对已经哭得物化去活来的隆裕太后说:

“太后,现在大局已经如此,还看太后保重。太后英明英明,顾全天下平民,保全皇室上下,臣等深感太后恩德,必定不会辜负太后和平民的憧憬。现在优遇条件已定,还请太后放宽心,放心退养。”

隆裕太后听到这边,逆而哭得更添难受了,她将逊位诏书紧紧的攥在手里,泪珠儿几乎就要把诏书给打湿。

赵秉钧几幼我见了难免有点发急,他们连连向胡惟德使眼色,让他赶紧的把诏书要回来。

胡惟德相等刁难,只得用眼神一个劲的瞟内阁协理大臣徐世昌和内当局大臣世续,想请这两位资深大臣想想手段,可这两位对南北和议一向就持指斥偏见,他俩非但不肯出头,逆而扭过头去,装作没看见。

这时,胡惟德想首他袖里还有一份南方议和代外伍廷芳发来的电报,所以急忙从袖中掏出,故作惊慌的奏道:

“太后,你先别哭,吾这边还有南方革命党发来的一份危险电文,要向太后奏报!”

隆裕太后一听“革命党”这三个字,忍不住又打了个冷战,慌忙止住哭声,她带着哭腔问:“电报里说什么,是不是革命党又要变卦?”

胡惟德见“革命党”首了作用,他内心一乐,便故作镇静睁开电报念道:“万急。南方伍廷芳代外电:今日经参议院批准,如15日下昼12点之前清帝不逊位,则收回优遇条件。此布,即转北京。”

隆裕太后听后也顾不上抹泪了,便慌忙将逊位诏书交出,命世续和徐世昌赶紧用御玺用印,生怕晚了真的要收回优遇条件。

等盖益印后,胡惟德捧首清帝逊位诏书,大声念道:“朕钦奉隆裕皇太后懿旨,前因民军首事,各省反响,九夏沸腾,生灵涂炭,主要经营家电和消费类电子、手机、笔记本电脑及 面板等3C产业之连接器设计特命袁世凯遴员与民军商议大局,议开国会,公决政体。

两月以来,尚无确当手段,南北暌隔,彼此相持,高辍于途,士露于野。

以国体一日未定,故民生一日担心,今全国人民生理多倾向共和,南中各省既倡议于前,北方诸将亦主张于后,人心所向,天命可知。

予亦何凶因一姓之尊荣,拂万民之益凶,是用外面大势,内审舆情,特率皇帝将总揽权公诸全国,定为共和立宪国体,近慰海内厌乱看治之心,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。

袁世凯前经咨政院选举为总理大臣,当兹新旧代谢之际,宜有南北同一之方,即由袁世凯以全权构造一时共和当局与民军商议同一手段,总期人民安堵海内不佳,仍相符满、汉、蒙、回、藏五族十足领土为一大中华民国,予与皇帝得以退处宽闲优游岁月,长受国民之优礼,亲见郅治之告成,岂不懿欤!”

在念完诏书后,清王朝末了一次朝见仪式便宣告终结,胡惟德拿着诏书,领着各大臣向隆裕太后和宣统皇帝再次三鞠躬,随后便退出殿外,从此就不再是清朝的大臣了。

隆裕太后愣愣的看着这些人走出殿外,而身边的幼皇帝溥仪依旧像去常相通懵懵懂懂的,他那里清新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等行家都走了后,溥仪便也要急着跳下宝座,想走出这阴森的大殿出去游玩。

隆裕太后见后,急忙将幼皇帝抱下,不意刚才哭得过于难受,两人差点跌倒在地,益在太监们急忙赶过来扶住。

在太监们的扶掖着,隆裕太后和幼皇帝溥仪随后怆然还宫。

千秋万代终是梦,俱去矣,换了阳世。

清朝二百六十八年,入关后从摄政王多尔衮定都燕京开基,末了也所以摄政王终结,莫非也是天数所致。

1913年2月22日,隆裕太后因痰症发作而物化,那时离清帝逊位仅一年零十天。

隆裕太后弥留之际,对七岁的溥仪说:

“汝生帝王家,一事未喻而国亡,而母故茫然不知也”,随后,又对左右侍立的太保世续说:

“孤儿寡母,千古难受”,其语凄凉凄凉,为世人所知。

在隆裕太后物化后,民国当局给予了隆重的礼遇,大总统袁世凯通令全国下半旗镇日,文武官员服丧二十七天,通盘国务员前去致祭,袁本人还亲悠闲衣袖上缠了暗纱,以示哀悼。

随后,袁世凯又安排在太和殿举走了国民哀悼大会,由参议长吴景濂主祭。

就连那时已经退隐青岛的徐世昌,也拖着条幼辫子赶来祭奠。

民国各方人士对隆裕太后丧礼的礼遇,让满族亲贵和前朝遗老们感到相等高昂,在这十几天里,这些人重新换上前朝袍褂,并往往聚在一首议论复辟大业的能够性。

譬如末代皇帝溥仪就在《吾的前半生》中记叙了这些人的对话:

“大总统常说办‘共和’办得怎样,既然是办,那就是试走的有趣”;

“不错,吾早说过,谁人优遇条件里辞位的‘辞’字有有趣……为什么不消逊位、逊位,袁宫保(世凯)单要写成个辞位呢?辞者,暂别之谓也。”

以前冬天,在光绪皇帝和隆裕太后奉安之际(即将两人遗体相符葬入崇陵),这股复辟潜流达到了高潮。

在梁各庄的灵棚里,遗老们就演出了如许一出活剧。活剧的两位主角,一个是前清进士、原湖广总督张之洞的幕僚、广东宣慰使梁鼎芬(后成为溥仪的师傅),另一位则是前学部副大臣兼京师大私塾总监督、自命“孤臣”的劳乃宣。

这两人正益悲号间,骤然看到国务总理赵秉钧带领国务员前来致祭,赵秉钧来了之后还先脱下民国大礼服,换上清朝素袍褂,走三跪九叩大礼。

梁鼎芬见后相等高昂,也不清新那根筋搭错了,他骤然跑到一个异国穿清朝袍褂的国务员眼前,指着鼻子大骂:“你是谁?你是哪国人?”

被梁鼎芬骂的人是谁呢?正本是前山东巡抚、现民国当局的社交总长孙宝琦(孙宝琦的父亲孙诒经被遗老们视为同治光绪年间的名臣之一)。

孙宝琦也被这个老友人骂得莫名其妙,得当他发愣间,梁鼎芬的手指头哆嗦着,指着孙宝琦大骂道:

“你忘了你是孙诒经的儿子!你做过大清的官,今天穿着这身衣服,走如许的礼,来见先帝先后,你有廉耻吗?你……是个什么东西!?”

得当周围的人一片愕然时,劳乃宣赶来帮腔,说:

“骂得益!你是个什么东西?”

梁鼎芬和劳乃宣的一唱一和,把更多的人招来,孙宝琦为难之余,矮着头连说:

“不错,不错,吾不是东西,吾不是东西!”

隆裕太后辞去皇位,于民有利,于国有功,添上其夫光绪皇帝为人所怜悯,她在丧后有如此待遇,倒也还算说得以前。


Powered by 国泰电子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